007真人007真人

2019-07-09 15:15:02 来源: 1946伟德娱乐

猪肉价格疯狂背后:脆弱市场链

据了解,2005年猪只价格比较高,导致2006年春季村民都养,政府也出台各种鼓励政策,结果养猪数量爆发式增长,价格下来后,养殖户恐慌,就连小猪崽、种猪、母猪也卖,扰乱了市场。再加上“猪蓝耳病”,导致今年大猪、小猪都没了

由于我国猪只饲养多为散养,因此须通过招标方式,引入保险公司,利用利益机制,由保险公司来核实母猪数量,财政部门再通过国库集中支付方式,将饲养补贴直接发放到饲养户手中。目前已安排了保险政策资金65亿元,其中中央财政约38亿元

北京新发地市场猪肉批发价格昨日再创新高,白条猪(瘦)售价比5月份创下的历史价(17元/公斤)还高出了0.5元。

商户表示,上市量减少只是表象,根本原因还是毛猪短缺。目前,毛猪收购价已涨到7元多1斤,且不易收购。

自去年夏初猪价探底,猪农纷纷降低存栏数量;加之饲料价格上涨,养猪成本高企;新疫情蔓延,多种因素导致今年生猪出栏数大幅走低。

而《财经》在确保北京市猪肉供应的河北保定、定州等地的调查发现,生猪散养是农户抗风险能力差,疫情蔓延速度快的根本原因。

力控疫病蔓延

由生猪散养是我国猪农饲养的主要方式,因此要在乡间有效控制猪蓝耳病,成为防疫部门的棘手问题,直接导致了疫情蔓延。

对河北省定州市翟城村村民来说,他们有几十年的养猪传统。他们一般将宅基地划出个能存30~50头猪的小型养猪场。半年后,等一槽猪出栏,通过猪经纪人找到猪贩子。

至于价格,翟城村养猪户老米6月中旬向介绍,猪贩子上门收购,价格按行市定。“今年养猪赚得多,比去年翻一番”,原因是“去年疫情重,猪死得多,再加上饲料也贵,养猪的少了。”

“实际上,疫病年年闹,尤其猪这种动物比较爱得病。”老米还是村中兽医,他说。

农业部公开信息表明,去年夏秋我国部分地区发生了原因不明的生猪疫情,主要是高致病性“猪蓝耳病”病毒引起,这也是导致今年猪肉价格上涨的主要因素之一。

其6月4日数据显示,2007年1~5月,我国有22个省份先后发生高致病性“猪蓝耳病”疫情。疫情县次194个、疫点289个,发病猪只4.5万多头,死亡1.8万多头。

疫情严重,也直接影响了生猪出栏量。财政部副部长朱志刚日前在中国介绍,他们对14个生猪主产省份农调户典型调查显示,今年5月份,母猪存栏量下降了约10%。

但生猪疫情目前难以被有效发现并控制的原因是,“兽医不能专职,他们靠本职收入难以养活自己。”老米就介绍说,动物检疫站则设在东亭镇,不在本村,只要检疫没有什么问题,猪肉检疫通过就比较容易。

据了解,整个翟城村5000多人,共有3名兽医,他们没有固定工资,只有镇上承诺每个月的90元补助。

既是养猪户、也是猪经纪人的张建生说,国家打疫苗只是定期打,有时使用针头是共用的。比如去年,老米上外地进的小猪崽,回来也打了“三联单”以预防猪高热病,但还是没有挡住猪死的命运。因此,为了避免传染,专业养猪户宁可自己给猪打针。

见到兽医在全村打的疫苗为“猪口蹄疫O型灭活疫苗”,主要预防猪O型口蹄疫,而不是猪蓝耳病。

张建生说:“我从2003年开始养猪,感觉去年难,不管用什么药,就是不管事。”当时的情形是猪发烧、耳朵发紫,有的身上还结皮,不吃东西。

屠宰户老袁告诉,“猪蓝耳病”是一种新病,底下没有打过这种疫苗。所以关键还是要把防疫搞好,让养殖户没有后顾之忧。

“去年小仔猪也是卖3块多钱(1斤),不赚钱,挫伤了养猪的积极性。”老袁介绍。

据了解,2005年猪只价格比较高,导致2006年春季村民都养,政府也出台各种鼓励政策,结果养猪数量爆发式增长。

价格下来后,养殖户恐慌,就连小猪崽、种猪、母猪也卖,扰乱了市场。再加上“猪蓝耳病”,导致今年大猪、小猪都没了。

农业部兽医局局长贾幼陵认为,猪肉涨价主要是由于去年生猪价格达到低谷、饲料价格大幅上涨、“猪蓝耳病”等三重因素叠加造成。

不过,贾幼陵6月中旬否认了海外媒体所报道的从去年到今年6月,大约有2000万头猪因“猪蓝耳病”致死的传言。“上世纪80年代我国猪只死亡率超过10%,现在为6%~8%,实际上对于猪只疫病影响呈下降趋势。”贾幼陵说。

而如何对“猪蓝耳病”进行监测?贾幼陵说,这的确是个问题。目前我国已从上到下初步建立起一套监测体系,中国动物疫病预防控制中心还和全国2600多个县建立了疫情直报系统。

活猪市场之乱

虽然预防体系在我国诸多地区已经建立,但是效果并没有预期的理想。是次猪肉短缺就是其失灵的一种表现。

“猪肉短缺的情况,至少一年才可以缓过来。”屠宰户老袁说。

朱志刚日前也公开介绍,从母猪开始饲养到生产出商品猪,大约需要18个月的周期。

相对于疫病对猪肉价格的影响,农业部畜牧业司司长王智才认为,重视生猪生产面临的管理及市场风险可能更为迫切。

“近年来,畜牧业发展经历了市场风险、疫病风险、畜产品质量安全事件等多重压力,致使一些养殖企业和养殖户出现亏损。”王智才6月15日告诉。

贾幼陵表示,高致病性“猪蓝耳病”病毒毒力在增强,致死率提高了;同时散养猪易发病,而我国以散养猪为主。

为此王智才提出,要发展规模养殖,引导散养户向养殖小区集中。不过,河北生猪散养户却告诉,对没有大量资金的养殖户来说,建养殖小区并不现实。

该负责人表示,要想发展生猪数量,国家得下力气,确保猪不发病。

“我干了40年兽医,虽然这片没有发生过猪瘟,但猪容易患的病太多。”上述负责人介绍,“去年这个市场,拉了一车一车的猪,什么样的都有,今年可就没猪了。”

“我们这个动检站也是自收自支,虽说属于公共财政,但没有人给经费。防疫员检疫费60%被县财政拿走了,扣除10%工本费,剩下30%属于自己。”他说。

尽管如此,“病死猪别想进我们的市场。去年有拉死猪的车,我们出动去截,不让他们进场,”动检人员指着不远处一名猪贩子说,“县里查了他卖的死猪,拘留了半个月,刚放出来,还罚款1.2万元。不过,实际上他们挣钱并不多,也就挣个交易费。”

该动检站负责人说,凭他做兽医多年的经验,“自打饲料市场混乱后,猪只发病率就高了,”他举例说,“有两个猪场用的饲料不一样,结果完全不同。一个猪场用的一种饲料,结果150头猪都没剩。”

而“另一养猪场,中间13头母猪,用的与上一个养猪场同一种料,他的这些猪只也死了;其他栏的猪吃另外一种饲料,结果没有问题”。

国家考虑采取保护政策

饲料供应与猪病之间的微妙关系,不仅使得猪病蔓延陷入防不胜防的局面。

虽然对病死猪,国家规定“不准宰杀、不准食用、不准出售、不准转运”,“我们也知道死猪不能卖,但老百姓没有补偿,赔得太厉害。”养殖户老米说。

在河北采访得知,河北省整规办今年曾查处河北新乐市东张村私宰病死猪100多头,注水肉1500多斤。

6月23日,河北邯郸商务局介绍,去年他们曾收缴注水肉、病害肉、私屠滥宰肉品16000公斤。

尽管今年养猪行情不错,但发现,人们还是不愿意饲养。老袁分析,去年病死猪不少,人们形成了恐慌心理,怕彻底赔钱。

为此养殖户向提出:“国家能否出台生猪疫病保险?并能否像小麦、水稻一样,给予猪只一个收购保护价?”

对上述问题,贾幼陵6月中旬向本报表示,财政部正在起草和准备出台一系列政策,国务院也高度重视,采取种种保护措施和扶持政策,今后会陆续出台。

贾幼陵表态后不久,为恢复生猪生产,6月22日,财政部出台了建立母猪保险和饲养补贴相结合的制度。

朱志刚介绍,由于我国猪只饲养多为散养,因此须通过招标方式,引入保险公司,利用利益机制,由保险公司来核实母猪数量。

财政部门再通过国库集中支付方式,将饲养补贴直接发放到饲养户手中。目前已安排了保险政策资金65亿元,其中中央财政约38亿元。

而对母猪饲养补贴,国家财政则依据参保母猪数量,原则按每头每年50元定额标准,对母猪饲养户给予直接补贴,增强饲养户抵御成本上涨风险能力。

但是,“保险和补贴一定要落实到个人,不给补贴不会有人再喂猪。”养殖户老米说。

屠宰户老袁同时告诉,即使出台了母猪病险政策,市场价格也难以控制。今年毛猪收购价能卖到7元,明年又兴许到了2元,后年猪肉价格又可能卖到每斤10.3~10.4元,“价格特别不稳定,如果有一个收购保护价养殖户心里就更踏实了。”他说。

“我记得有一年,生猪价格太低时,财政一头猪补贴了105元,我们运到北京大红门肉联厂,100头猪光补贴就1万多块。国家发到肉联厂,肉联厂又发到我们猪贩子身上。”老袁回忆说。

卖猪难

虽然大型肉联厂通过国家补贴等措施,保持了猪肉供应的稳定,并且稳住了部分猪农的利益,但是绝大部分的猪农没有机会将猪卖到肉联厂,等待他们的是散落在各个村的“猪经纪”。

想要卖猪?那就找猪经纪人。猪经纪人一般由本村个体户承包,扣除承包费,其他收入归自己。

“外地猪贩子,只有经过猪经纪人,才能找到我们。贩子买猪,给经纪人每头小猪5元钱,成猪20元钱;如果收的是死猪,那么中间费用更高。”张建生告诉,现在活猪收购价格5.7元~5.8元/斤。

张建生马上出栏的30头肥猪,光交易费就450元,“私自买卖不成,不认识肉联厂的人,人家不要货。”

猪卖时,猪经纪人就在门口等着。“现在城市猪肉10.4元,我们村上10元,东亭镇11元,猪贩子收活猪每斤6元左右,山东有肉联厂直接过来拉。”说起行情,张建生如数家珍,山东的收购价格与当地价差1毛,一头猪200斤,就差20元,10头猪差200元。

的确,调研发现,村民之所以不愿养猪,一是卖猪难,再就是价格浮动厉害,有的隔3~5天差0.2~0.3元钱。

虽然这个有5000多人的大村几乎家家养猪,不过总体说,“猪行市不稳定。”老米说。

“前年8~9月份买的仔猪每斤3.8元,养了半年后有200多斤了,等到卖肥猪时,行情就下跌了,”老米很郁闷,“卖的时候才4块多。”

“因为行情不准,所以不能总是存猪。”老米核算:“一头猪下来要500~600斤粮食,玉米、麸子要1元多,加上小猪成本,还没有卖,就要700多元。”

“按照今年的行情是猛然涨的,原来肥猪每斤收购要5元,现在涨到6~7元。200斤的猪卖到1000元。”老米介绍。

不过老米也强调,虽然去年养猪赔本,但前几年还是赚,比种粮食划算。

“昨天我收了十几头猪,外地车带上就走,”张建生说,外地车来收购,都要开检疫证。一般收购车带着检疫员来,不用拉到动检站,凭眼观就知是否有病。

而对于肉摊老板秦改栓来说,收购价格上涨未带来猪肉热销场面,秦改栓告诉:“肉价实在高得离谱,没有人买啊;也许到9月份会有所回落吧。”

秦改栓告诉,想要在集市上卖猪,东亭镇检疫所收取检疫费用6元,同时再缴纳20元的屠宰费。杂七杂八费用加起来,销售成本上去了。加之猪价高,十天卖不了一头猪肉,实际上不合算。

在这个乡村集市肉摊前站了两个小时,果然生猪肉少有人问津。

凭秦改栓多年经验,他告诉:“猪肉价格6~8元算是正常。”而目前的价格显然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

猪价补涨与散养之困

对于屠宰户老袁来说,今年也是他难熬的日子,“现在屠宰点承包了,一个月要交600元给县里定点屠宰办公室,一年交11个月,就是6000多元。”老袁告诉《财经》。

钱交给屠宰办之后,剩下的钱合伙人一起分。“今年屠宰赔钱,赚不了什么。从凌晨3点开始屠宰,一天下来也就宰一两头,”大中午头儿,老袁没精打采地坐在自家凉廊下向叨咕,“以前一天能宰到20头,现在差多了。病死猪我们不宰,因为是在本村卖,所以比较小心。”

凭老袁30多年收购生猪的经验,他说:“粮猪安天下。”这个猪肉价格,7元多,不超过8元,比较合适,百姓可以接受。

不过,老袁也说,以猪肉为代表的副食价格一直有所波动:

从上个世纪70年代开始,猪肉价格先是分0.695元、0.664元等5个级别;1979年后,涨到1元;1982年为1.02元;改革开放后,猪肉价格放开,直奔3元多;这个价格持续到1991年,之后8元多,呈缓慢增长趋势;1995~1996年价格,毛猪收购4~5元,猪肉8元多;至2005年,活猪在4.5~4.8元上下浮动,猪肉价格8.5元。

老袁分析认为,1996年毛猪收购价4元多,2007年毛猪收购价上半年平均也是4~5元,但为什么猪肉价格1996年8元,2007年飙升到11~12元,差价3~4元?“主要是商贩赚了钱。”老袁说。

不过尽管今年猪肉价格高企,甚至有专家预言,有引发通胀的危险,但在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陈锡文看来,还“属于恢复性增长”。

陈锡文分析说,今年5月与去年5月比,36个大中城市猪肉均价上涨36.9%,今年9.47元/斤,去年7.46元/斤;但2004年10月猪肉价格为9.01元/斤,2007年5月与2004年10月相比只上涨5.9%。

他说,由于1994年我国出现了严重的通货膨胀,物价指数上涨了21.7%,中央为此出台了护农措施,当时农产品(行情论坛)价格,但1996年以后农产品价格就一直低迷。

“这次涨价是10年来农产品价格低迷的必然结果,2006年5月和1996年5月相比,粮食价格指数下降了1.6%,畜禽产品价格仅增加了1.55%,但饲料却上涨了16.4%,而城镇居民收入指数净增加122%。”陈锡文说。

“去年生猪价格持续下跌,每头猪亏损不少,今年价格上涨也是对去年的一种补偿。”农业部畜牧业司副司长陈伟生也持这种观点。

但发现,有一点不容忽视的因素,即农民不敢养猪,是由于他们抗风险能力很弱;如果猪价跌落,养猪不赚钱了,规模养猪场还能支撑下去,但散养户就支撑不了。

总体上说,受疫病、市场信息不对称等方面影响对养殖户信心打击比较大,“应该以生猪主产区和主销区为重点,加强信息发布和预警分析;还要搞好种畜禽生产经营、动物防疫、畜禽运输及检疫等方面监管。”农业部畜牧业司司长王智才说。

电商小程序
怎样做起来一个微商城
微小店官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