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真人007真人

2019-10-17 14:25:21 来源: 1946伟德娱乐

暴虎 百八十八章 争功

看到秦少孚就这么大喇喇的走在太尉秦天恩前面,后边的官员都是脸色微变,传闻中这个出身铜陵关的秦家神武将与秦家关系并不好,看来所言非虚啊。

不过秦天恩并没有什么不悦表现,一脸淡然,好像与他毫无关系一般。

进的大殿站好,文官武将各站一列。

这一次秦少孚倒是收敛了,不慌不忙的跟在皇甫长青身后,不与其他任何人站一起。

等候片刻,听得宫人一声宣喝,大寒朝皇帝陛下皇甫光明出现,龙行虎步,走到了龙椅上坐下。

“参加陛下!”

文武臣官躬身行大礼。

礼毕后,皇甫光明随手一挥:“宣。”

随即就有宫人上前,打开圣旨宣读:“北疆九鼎城之战,定远伯秦少孚指挥有功,破蛮夷围城……”

一串话说下来,为九鼎城之战概况,极尽表扬秦少孚破敌之功。

“封秦少孚为定远侯,赏赐黄金三千两,白银五万两,赏……”

一番赏赐,又是让人羡慕之数额。尤其是提升为定远侯,更是让人嫉妒。

等到圣旨宣读完毕,秦少孚上前正要谢恩之时,突然从文官行列中走出一人,拜伏在地,口中大喊:“陛下,臣谭文渊有事启奏。”

秦少孚顿时眉头一皱,谭文渊,御史大臣之一,他也是知道的。这个位置上的人,只要在朝廷上开口,肯定就没好事。毫无疑问,此人这时出来,肯定是针对自己。

皇甫光明看着他,面无表情,好一会才是开口道::“说!”

朝上的皇甫光明,与家宴上的皇甫光明完全不一样。

家宴上,喜笑颜开,真如自家长辈,通过谈笑引出想说的事情。

而朝上的皇甫光明,就是皇帝了,不惊不喜,不怒自威,让人看不出他心中所想,但能让人心生畏惧。

谭文渊三拜之后,再开口道:“九鼎城之战,定远伯斩敌首数万,功劳极大,这不可否认。但臣也闻,此战中,定远伯以九鼎城士兵和百姓为诱饵,方建立此等大功。”

“武将该是保家卫国,守护百姓。士兵抛头颅洒热血,每有大事,便是以生命报之,该是国家厚待之人。”

“而定远伯却是为了建功,不惜滥杀无辜,屠戮百姓。纵然有功,但过却更大。还请陛下收回封赏,再做惩罚。”

此言一出,整个大殿内一片死寂,无人出声,一众臣子目光不断在秦天恩和秦少孚身上游离转换。

谭文渊说是言官,监察之职,但他还有一个身份便是当朝太尉秦天恩的学生。

这份弹劾,与其说是谭文渊的意思,倒不如说是秦天恩的意思。

秦家的人内讧……不管会是什么后果,但毫无疑问,这是当朝皇帝陛下愿意看到的。

没有人说话,作为被弹劾人的秦少孚也是。他很清楚这件事情会是什么结果不是他能决定,也不是秦天恩能决定的。

真正做决定的人真坐在上面,他说赏就是赏,他说罚就是罚。

钱、官、权……这些对于某些人觉得很重要的东西,他并不看重。

倒不是他胸怀如何,而是因为无论是谁,见识张七鱼,见识过姜岩,还与他们1946伟德娱乐了一段时间后,都会不在乎这些东西。

若将自己当做真正的武者,追求仙道才是正确的目标。

如果自己能成为当世仙人,别说一个皇帝陛下,便是将大寒朝乃至整个东荒翻过来,也不是什么事。

很可惜,皇甫光明不想让他抽身世外,一脸不喜不怒,开口道:“定远伯,你可有说法?”

秦少孚上前行过大礼,微微一笑:“臣首先要说明的是,九鼎城之战,我手中兵马不过一万,城中百姓在开战前就让他们自行离去,留下的应该也不过一万之数。”

“到战争结束

,九鼎城中士兵加百姓,还剩下了八千之数。也就是说,共计死亡一万二千人。而当时攻城的敌人就有超过十五万,还有十五万左右在后边等着,随时替换。”

再看向秦天恩及其身后的一干武将们大声道:“我不是看不起诸多将军长辈,只是想在这问一句,这场战争,若换成是你们,谁敢说活下来的人会比八千多?”

一干武将无言,两万对三十万,还多是新兵,这场战争能赢已经是奇迹。

秦天恩则是不紧不慢说道:“当时城中还有多少人,这个目前还没有准确数字。二万破三十万,虽然的确难以置信,但也的确可以做到。也正因为你做到了,所以今日只是要论功行赏,论过惩罚,不然就该直接拿下,打入天牢了。”

谭文渊也忙是说道:“正是,微臣并没有否认定远伯的功劳,只是觉得以自家士兵和百姓为诱饵,实在是罪恶滔天。若不惩罚,实乃阵亡士兵之悲哀,百姓之伤痛啊!”

“好一个士兵之悲哀!”

秦少孚顿时大笑一声:“岂止是士兵悲哀,在我看来,天下武将军士皆是悲哀,而且愚蠢。当什么兵嘛,学学御史大人在家读读书,想办法拜入权臣门下,然后平步青云。”

“一不用打仗,二不用耕田,三不用日晒雨淋的经商,在这里耍耍嘴皮子,就能得荣华富贵,得欺世之名誉。御史大人,你这个位置谁不能坐,你对大寒朝又有何用?”

“你……你……”谭文渊气的话都说不出来。

秦少孚则是冷哼一声:“当然,御史大人若是有心报国,还是有机会的。根据情报,极远的北方兽人大军就在这几年便会到来。不如御史大人就去我九鼎城住着,一起同心协力抵挡敌军如何?”

“准!”

谭文渊还没来得及说话,皇甫光明却是突然开了口。

一个“准”字,瞬间让所有人都懵了,半天回不过神来。

秦少孚也是一愣,随即明了。皇帝陛下明着是赏赐自己,实则是要宣言他的丰功伟绩。这谭文渊不说功,只说过,岂不是在打他的脸,正是不知道如何惩罚。

金口玉言,深知皇甫光明脾气的谭文渊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面如土色。

衡阳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绍兴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贵阳治癫痫的医院在哪
衡阳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绍兴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