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真人007真人

2019-11-20 17:43:30 来源: 1946伟德娱乐

叙大铁路中坝隧道被困4名工人获救:饿得吃泥巴

救援人员抬出被困人员。(叙大铁路公司供图) 被救出后刘言银的精神状态不错。 8月10日凌晨2点08分,2000余人经过88个小时努力打通救援通道,让被困人员终全部获救。当天2点30分,古蔺县古蔺镇玉田村,叙大铁路中坝隧道进口处,大家用掌声、欢呼声和激动的泪水,祝福“重生”的4名工友。 8月9日,是云南水富小伙曾定炳22岁的生日。经历了88个小时的被困后,他个从隧道内被解救出来,看到了洞外救援人员带来的光亮。对于像他一样被困的其他3人来说,这一天,都是涅槃重生的“生日”。 第1步 加固台车,防止突泥突水堵塞右侧导洞的洞口。第2步 从右侧导洞外新挖掘一条进入导洞的救援通道。第3步 探测被困人员 具 体 被 困 位置。第4步 从右侧导洞内钻开通道为被困人员供氧、供水、供食。第5步 与第四步同时进行,从右侧导洞与主洞掌子面平行的位置挖掘救援通道。 第6步 采取安全措施将被困人员从主洞内救出。 救命 时间:8月6日10:30 在隧道主洞内开展喷浆作业的4名工人被困隧道,照明设施全部熄灭。3个小时后,土石方携带深度约2米的淤泥将4人所在的空间压缩到30米。 一声巨响 4人被困隧洞 “救命啊!救命啊!”8月6日10时30分左右,在隧道主洞内开展喷浆作业的4名工人曾定炳、曾休庚、刘言银、李庆才,像往常一样干完活后准备出洞休息,走到一半时突然被“轰隆隆”的巨大声响惊呆—从隧洞入口处迎面扑来漫天的尘土和飞溅的泥浆,挡住了他们出洞的路。 4人慌慌张张地回撤时,隧洞内的照明设施全部熄灭,原本停在进洞方向的一台挖掘机也不知去向。他们拼命地呼喊,却没人回应,只有呼救声撞到洞壁后的回响,洞内顿时被死亡氛围包围。身为“90后”的曾定炳,习惯性地掏出,却发现连一格信号也没有。 大约10多分钟后,大家都不再呼喊。此时,洞内发出了一束亮光。“我打开平时维修喷浆机用的小型手电筒,才发现我们已经无路可逃。”曾休庚回忆,这个时候,他们才意识到,大家已在仓惶逃生的过程中跑到了隧洞的尽头—掌子面。这里是隧道内地势的位置。 约3个小时后,原本已不再向洞内推移的土石方,突然再次前移,将4人所在的空间长度,从原来的70多米压缩到了30米左右。更危急的是,土石方携带了深度约2米的淤泥。借助手电的光亮,4人立即爬上掌子面前方不远处的钢管架,成功逃脱了这一波来势汹汹的泥石流。 6大步骤 展开紧急救援 与此同时,救援人员和刚赶到现场的专家商议后决定,抢险救援的步,就是要加固台车,防止突泥突水堵塞右侧导洞的洞口。随后,再进行第二步:从右侧导洞外新挖掘一条进入导洞的救援通道,这需要切开一个高1米宽1米的新洞口。洞口打通后,进行第三步:探测被困人员的生命迹象和具体被困位置。 接下来,需要进行第四步:从右侧导洞内钻开为被困人员供氧、供水、供食的生命通道,并与他们取得联系。第五步须与第四步同时进行:从右侧导洞与主洞掌子面平行的位置挖掘救援通道。一步:采取安全措施将被困人员从主洞内救出。 就在救援方案确定并开展救援的过程中,让大家没有预料到的险情发生了:本已固定好的“台车”被突泥突水向前推移了8米左右,被困人员所说的“挖掘机”,挤在土石方和“台车”之间已严重变形。在导洞内实施救援作业的20多人立即撤出,终逃过一劫。救援人员逃出导洞后,再一次利用在洞壁上“打铆”的方式,对“台车”进行了二次加固。 活着 时间:8月6日18:00 “时间过得很慢,我不止一次地想到。”22岁的曾定炳,外出务工的时间加起来不到1年,这是他有生以来次真切地体会到“绝望”的滋味。“我其实不想死,我还没结婚呢。”8月10日在病床上,曾定炳眼里含着泪水,笑着对说。 饿得吃泥 安全帽接水解渴 在洞内的时候,4人所在的钢管架,距离隧道顶部仅80厘米左右,下面全部是深度约2米左右的淤泥—这是他们全部的世界。在53岁的李庆才看来,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我有一个3岁的孙女和2岁的孙儿,我想再听听他们叫我爷爷。”李庆才沉默片刻后说,他被救出后才知道自己在洞内撑过了88个小时。 李庆才回忆,在等待救援人员的过程中,洞内除了大家的呼吸声,就只有水滴从洞顶滴水下来的“滴答”声了。在漆黑中,饥渴难耐的他仰着脑袋张大嘴巴,希望能有水滴入口中,但好几次都失败了。无奈,他悄悄地抓起一把淤泥塞进嘴里 8月9日凌晨,距离4人被困已过去40多个小时,被困人员一直没有进食,也没有喝一滴水。又冷又饿的4人,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4人立即商议自救办法。这时,曾定炳出了一个主意:把安全帽翻过来,接住从隧道顶部滴下来的水滴,积少成多,轮流进水。 这个方案迅速得到其他三人的赞同。随后,曾休庚掏出手电照明,艰难地将安全帽放到了钢管架下方的土石方上接水,半个小时后才接到仅供一人饮用的水。 用这种办法,几人轮流喝到了水,这帮助四名被困人员终度过了艰难的80多个小时。此前,大家也曾商议过喝尿,但由于长时间没有进水,所有人都没有足够的尿液排出。 8月6日,4人挤在放有一块木板的钢管架上相互慰藉。同时,大家还相互提醒“千万别睡着”。 8月7日,从洞壁上传来机器钻孔声后,4人再也睡不着了:“我们有救了!” 88小时 夜以继日施救 8月6日18:00左右,救援人员开始挖掘进入主洞右侧导洞的洞口;8月7日3:20,进入导洞的救援通道新洞口打通,5:40,生命探测仪进入导洞探测到了主洞内有生命迹象,10:00 开始从导洞内开钻生命通道;8月8日6:08,从导洞向主洞掘进救援通道的工作展开,21:05,因导洞和主洞内现大量积水,开始架设洞内栈道;8月9日5:40,栈道铺设完工并继续掘进救援通道;8月10日1:50,因条救援通道被泥石流封死,第二条救援通道开始施工,2:08,第二条救援通道成功打通 在此期间,救援工作曾多次遇到新出现的困难,救援人员不得不多次针对新情况调整救援方案。其中,8月8日18:33,受当地强降雨影响,主洞和导洞内涌出了大量淤泥。救援人员原本已快打通的救援通道,无法让人正常进入,他们不得不从导洞内搭建3米高、120多米长的空中栈道通往救援通道。同时,利用大型抽水设备排水,以降低洞内的水位。 8月9日5:40,栈道铺设完工,救援人员继续前往洞内挖掘救援通道。救援通道顺利打通时,谁也没有料到,这个高1.5米宽1.5米的救援通道,却被从主洞中涌出的泥石流封死了洞口。救援人员和专家立即制定新方案:在该救援通道上方3米处再掘一条生命通道。通过掘进和爆破相结合的办法,第二个生命通道在8月10日2:08顺利打通。 8月10日2:30,被困的4人全部同时获救,并被送到医院抢救。 重生 时间:8月10日2:30 年龄小的被困人员曾定炳,8月9日是他22岁生日。被救出后,现场的救援人员和目击者,用热烈的掌声和欢呼,为他和其他3位工友获得重生庆祝。 1支手电 救了4条命 8月10日凌晨,被困的4名工人获救时,都还能蹒跚行走,只不过身体极为虚弱。经初步诊断,目前他们生命体征平稳,但需住院观察治疗。 年龄小的被困人员曾定炳,8月9日是他22岁生日。被救出后,现场的救援人员和目击者,用热烈的掌声和欢呼,为他和其他3位工友获得重生庆祝。 8月10日上午,在病床边,曾休庚看着沾满泥土的小手电筒,表情呆滞,眼角的泪水在他黝黑的脸颊上,划出了两道清晰的曲线。见到来访,曾休庚友好地点头示意,却连完整说一句话的力气也没有。 突泥突水涌入隧道内,导致洞内停电,四处一片漆黑。被困在隧道内后,曾休庚立即掏出随身携带的小手电筒,为其他三人逃生照明。 在手电筒微弱的光亮照射下,四人相依为命。突泥突水情况恶化,大量土石方向隧道内推移。曾休庚再次用这支手电筒照亮逃生通道,4人爬上隧道尽头附近的钢管架上,躲过了一劫。“在洞子里,曾休庚每一次打开手电筒,我都要劝他节约用电。”李庆才回忆。 此后,4人紧挨着坐在钢管架上,度过了88个小时。救援人员进入事发点时,这支手电筒又充当了信号发射设备,时间发出了求救信号。获救时,4人都感叹:幸好有这支手电筒,是它救了命! 华西城市读本 曾业摄影报道

二次元
中医减肥
双子座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