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真人007真人

2019-09-26 02:39:28 来源: 1946伟德娱乐

朝神记 第三百零五章 青云变化

青云宗虽然被毁坏了很多的建筑,但是重要的藏经阁还在,只要道统不灭,那么青云宗就会一直存在,更何况活下来的弟子还有很多,虽然核心弟子死伤惨重,但是内门弟子以及外门弟子还有很多活了下来。

叶七夜到的时候,是北堂静迎接的。

“情况怎么样?”叶七夜时间问到了青云宗如今的情况。

北堂静平静的说了战损,逝者已逝,生者却需要坚强,如今的青云宗已经走上了正轨,只要时间足够,未尝不能恢复元气。

“元天宗的宗主张无恒和东秦皇帝秦政被魔族的人杀死之后,元天宗九长老段淳成为了新的宗主,这个段淳一直以来都非常神秘和低调,知道他底细的人很少,我和师父也猜不透为什么他可以成为元天宗的新任宗主,东秦的新帝是太子秦亥,之前在玄冰秘境见过,他可以登基,只是因为背后有东秦的上上任皇帝撑腰,那是他的亲爷爷,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放弃他,等到这两个势力腾出手,会再次对青云宗发起进攻,理由我都替他们想好了,勾结魔族。”北堂静冷静的分析着。

叶七夜点了点头,“没错,说到魔族,为什么那一日魔族会杀了张无恒和秦政?”

北堂静的神色有些古怪,她看着叶七夜,“你不知道吗?那一日因为允涵的事情,你有些魔怔了,是寒墨答应进入魔界,换取了你的平安离开,更是他和那个魔族说了什么,那个魔族才会杀了张无恒和秦政。”

寒墨……

叶七夜想到了那个一直以来,沉默寡言的男人,“他和魔族有关系?所以这一点一定会被那些人拿来做文章。”

看来是真的没什么,北堂静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她还一直担心叶七夜和寒墨之间有什么,毕竟对方可能是魔族,若是真的涉及男女之情,叶七夜以后有的心伤,但是现在看来,她根本不在乎寒墨去了魔界……甚至都没有多问……

也不怪叶七夜不问,她现在哪有心思去关心寒墨,危机近在眼前,她得想办法对抗接下来的元天宗和东秦,还得帮助西楚复国,分身乏术,管你寒墨到底是不是魔族,就算寒墨是被魔族抢走的,她现在也没办法去救人,事有轻重缓急,她连小白都没空去找。

在青云宗的主殿上,叶七夜见到了现在还活着的一些人。

曾经的五长老毕方圆,如今的宗主,曾经的二长老刘振鸿

朝神记  第三百零五章 青云变化

,如今的大长老,曾经的君子峰隐居的长老洛水寒,如今的护宗长老,走到了台前,曾经的顽皮小子林子规,如今的成熟稳重二师兄。

叶七夜将青云剑递给了北堂静。

这让一众人的脸色都是微变。

“你这是做什么?”毕方圆皱眉,冷声问道。

“师父已经去世,这青云剑本就是宗主弟子使用的,更何况,我还有一把紫金级的武器,青云剑在我这里,也是浪费。”叶七夜神色平静的说道。

北堂静却没有去接,“那是宗主赐给你的。”

“青云剑的意义就是一代代传承,青云宗万世基业,大师姐,你知道我的,一向不喜欢束缚,让我留在宗内,安安稳稳的,基本不可能,所以,这个重任还是交给你吧。”叶七夜终于露出一丝笑意,浅浅的,但并不敷衍。

北堂静和她对视着,许久,伸手接过了青云剑,“剑我要了,人我却不放,你一日是青云宗弟子,永远都是青云宗弟子,别想抛下我们出去潇洒快活。”

叶七夜无奈的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呢,我都要忙死了,对了,夙大叔和柳宗主呢?”

“他们各自的宗门也有事情需要处理,夙铭走之前让我跟你说,抽个时间你去一趟鼎剑阁,他有事情和你说。”

见北堂静已经接过青云剑,毕方圆也无话可说,便将时间留给了小辈们。

林子规和叶七夜其实并不熟,此时也就没有留下来,跟随二长老一起离开了。

叶闲看着叶七夜半天,都不敢上前去打招呼,怎么一直以来当弟弟一样照顾的家伙,突然变成了妹妹呢,还是个绝世大美人……她以前是眼瞎吗???

叶七夜倒是主动上前,“叶师姐,认不出我了?怎么不说话。”

叶闲笑道:“是有点,你瞒的可真严实,宗内的那些小姑娘们,可得哭死过去了,好好的一个叶哥哥,被你变成了叶妹妹。”

叶七夜耸了耸肩,“多少人曾爱慕我英俊的容颜,可是谁又能接受真相后面残酷的变迁……”

北堂静和叶闲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不要脸!”

笑闹之后,叶七夜走到了叶破军的对面,已经恢复了大半伤势的叶破军看起来却消瘦了很多,这段时间,他一方面因为叶允涵的死而陷入了内疚自责,想要去找叶七夜,又因为宗门之事而脱身不得,早已煎熬了很久,现在见到叶七夜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他面前,心里倒是松了一口气。

“主……”他那句话还未说出来,就被叶七夜打断了。

“不要喊我主上,我将你从华夏中除名了,夏部以后将会由叶十一接手。”叶七夜淡淡说道。

叶破军愕然,抿了抿唇,突然单膝下跪,垂下了头,“破军该死,请主上惩罚!”

他愿意用性命为自己的错误买单,也不想叶七夜就此放弃他,无论叶七夜是男是女,无论叶七夜做了什么,他都想跟随在她的身后,不要求并肩,因为他没有资格,不期待善终,因为他不配,他只想做那把锋利的刀,只要在她需要的时候,替她斩去前方的阻碍,就足够了。

他内心深处,依然将自己当做一个奴仆,是被叶七夜用十两银子买去的,他从来不觉得自己如今的一切,是依靠他的努力获得,没有叶七夜,他将还是那个在泥水里打滚的乞儿。

有些人可以获得新生,是因为有人拉你一把,之后才有你所走的路,若没有那个人,你甚至连路都找不到,不,你都无法活着看见路。

这是叶破军和褚良的不同,大概是因为叶破军的赤子之心,他的眼里从来都容不下权利欲望,因为他的眼里只有一个人的背影,他甚至从未想过要和那个人并肩,因为他本就将自己低到了尘埃。

叶七夜拍了拍他的肩,然后将他拉了起来,“不让你在华夏内挂名,是想让你专心修炼,早日飞升成仙,那样才可以的帮到我啊,褚良已经背叛了,我不希望你以后走他的老路。”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在那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在那里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在那条路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在那个位置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在那个地段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