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真人007真人

2019-12-02 22:24:26 来源: 1946伟德娱乐

夜寰 第三十章 变故又生

许麟两腮露出兴奋的潮红之色,内视着丹田中的那把通体血红色的小剑,不由得有感而道:““郁气若甑炊,初阳如火红。”此乃大幸也。

满脸笑意的他,微微闭上眼眸,沉下心来,静静的感受着体内的变化。前次在李员外家,从生魂小莲那里次得到了血灵珠链的残宝碎片,许麟委实得到了莫大的好处,而今天再次获得血魔遗宝的残片,又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意外的惊喜呢?

半响过后,许麟慢慢的睁开眼睛,脸上却露出了一副古怪的神色,心下暗想,难道仅仅是精益了血神子的修为而已?

在生魂小莲那里得到的血灵珠链的残宝碎片,在其里面起码记录了化器融血这样的诡异神通,但这次却什么也没有。

有些不甘心的许麟,再次细细体会自身的某些变化,其神识完全耗在了丹田处的那把血红小剑之上,但却与先前一样,一无所获。

许麟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失落的神色,但随即又想到了什么,如果自己对自身丹田探查无误的话,也就是説,不是所有的血魔遗宝碎片都记录了一种神通,那么自己先前从小莲那里得到的这块碎片,想想当时的景象,自己是何其的幸运。

如果没有化器融血,自己怎么隐瞒身怀血神子功法的事情,不能隐瞒这件事情,又如何能加入到昆仑?

嘿嘿冷笑一声,许麟抬起手来,剑指一凝,血光迸射而出,却是快的融炼出一道血光。眼角的余光瞟向某处,抬手一扬,血光射出,转眼之间,李捕头的身体便是一阵青烟冒起,其身体仿佛是被高温灼烧一般,竟然以肉眼可见的度,开始不断的消亡着。

空气中传来一阵火烧生肉的气息,许麟兴奋的看着李捕头的尸体,在快的消融中,露出森森白骨之后。白骨的上面,开始有碎屑斑驳而落,在几息的时间里,这李捕头的尸体,竟然化成了一滩血水。

“原来如此!”许麟微微diǎn头。

看来这块血魔遗宝的碎片,虽然其里面没有记录什么厉害的神通,但是在与自身的血色小剑融合之后,却是大大的提升了血神子的功法属性。

外物多指器械,有的修道者常説,什么修道之人外物不足为凭,神通自成才是求道问索的至理,可是外物弄够加持本身的神通属性,这也是不争的事实。

人与兽的区别便是有自身的想法和思考,比如人们为了方便种地,而明了锄具,为了行走方便或者能够更快的到达某处,于是想到了如何驯养马匹代步而行,那么修道者的法宝也是这个道理,是为了助其在寻求天道永生的秘密上,更加一把力。

这块血魔遗宝给许麟带来的好处,便是助其在血神子特有属性中更加的浓厚了。

就许麟原来对血神劫指的使用,完全达不到先前的效果。许麟将它多的用在是如何控制对方的血液流动上。

对于血神子特有的腐蚀属性来説,,许麟一直不怎么用,虽然许麟知道这个腐蚀属性,越到后来,随着修为的提升,效果越是明显。但因修为浅薄的关系,许麟虽然没有弃之不用,也从来没有抱太大的期望,可现在不同了。

看着地上那一滩散着恶臭的血水,许麟眼中笑意越来越浓之际,却是同时看到了另一个身影。

笑容消失,许麟的脸色反而沉了下来。

徐氏僵硬的尸身就仿佛是一个醒目的坐标一样,稳稳的屹立在那里,特别是那面容上安详的笑容,好像在时刻提醒着许麟,他是一个卑劣的人。

信守承诺是一个人的立身之本。外人看你,听其言,观其行,便能知道你是不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如果你不是,那么谁还会与你交好,无外人交际,那么你还怎么安身立命?

徐氏将自己的儿子托付给了许麟,这是许麟得到了徐氏的信任,但是他却利用这样的信任,杀死了徐氏的儿子,尽管许麟对于所谓的谦谦君子嗤之以鼻,但在他的内心里,想起徐氏临终的嘱托,在其心里还是很不痛快的。

“我是一个骗子。”许麟喃喃自语道。

这话説的很轻,好像是在安慰自己,又好像是在对徐氏而説,许麟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笑容很是苦涩,没有一diǎn快乐的意味。

俯视脚下,看着无为小和尚瞪大双眼,满脸扭曲,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许麟忽然一口脓痰吐下,正好吐在了无为小和尚的脸上。

随即一道血光出现在许麟的指尖,在其将那指尖上的血光射向无为小和尚的时候,许麟忽然讥讽的説道:“羊羔跪乳,乌鸦反哺,兽犹如此,人何以堪呢?”

阵阵呛人的白色烟气,在滋滋声中阵阵冒起的时候,许麟厌恶的走到了一边又是想到,方才在徐氏临终前看向无为的那一眼,许麟心想,这无为清醒着的事情,她该是知道的吧。

龟息之法,既然是她的法诀,那么徐氏便为清楚才是,当时的无为小和尚,虽然看似是与死无异,但是其却对周围生的事情,再清楚不过了。

因为龟息之法的神奇在于会将周围的景物,以梦境的形式传达给修炼之人,但无为却无动于衷,就算从来没有修炼过的他,会单纯的以为那是梦,但是在梦里梦见自己的母亲即将被杀,都没有勇气来阻止,何况是现实中呢?

“我是杀了一个人渣!”许麟自我安慰道。

走到徐氏的近旁,在其面容上端详了一阵之后,许麟将之轻轻的抱起,缓缓的向着池塘的方向走去。

放生池的湖面这时已经变为先前的颜色,再没有一丁diǎn的血红之色。

在走到池塘的边上之时,许麟望着那宽阔的湖面上,一道道轻轻荡漾着的涟漪,体会着微风中的丝丝凉意,轻轻一叹之后,许麟将徐氏的身体,轻轻的放入到了水中。

看着徐氏渐渐下沉的身体,看着那夜色下有些黑的湖水,许麟沉默着一言不,竟然不知道该説些什么。

这是一位值得敬重的人,无论她是人是妖,但先她是一位母亲,一位奉献了自己的一切的母亲。

“鸟飞反乡,兔走归窟,狐死丘,寒将翔水

,各哀其所生。”这便是我能做的吧,既然你源自这潭湖水,那么死后便让你在这里安歇着吧。

“至于无为小和尚的事情……”当徐氏的尸体彻底的沉入到了湖水之中时,许麟忽然出声的説道。

顿了顿,对着那冰冷的湖面,许麟忽然露出狰狞的笑容,给人前后落差很大,仿佛在许麟的身体里有着两个灵魂,可许麟知道那就是他自己。

“你不能怪我!狼走天边吃肉,狗走天边吃屎,物竞天择,这是很自然的事情,比如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即使我不杀他,这样连母亲都不顾的生性薄凉之人,也早晚被其他人所杀,所以你不能怨我!”

伸手捂住自己的脸颊,许麟突然浑身颤抖的大笑起来,声音阵阵,在这安静的湖畔之测,清晰而响亮,张狂而冷酷,在夜空中,那一颗颗好似人眼的冷漠星光下,这样的声音,让听着有种悚然而惊的感觉。

“我不是人!”许麟的笑声戛然而止,眸子里的光芒,透过手指间,却满是狠戾与狰狞的説道。

一阵冷风吹过,吹起了许麟有些散乱的头,长长的丝在风中狂舞而动之际,许麟对着湖面,又好似对着已沉入湖底的徐氏,更像是对着这个污浊的尘世,疯狂的大声喊道:“我是鬼,一个卑劣至极的恶鬼!一个谎话连篇的恶鬼!一个满怀仇恨的恶鬼!我恨!我恨这天地,恨这天地之间所有的生灵!”

咆哮的声音中满是愤怒与不甘,而后本是晴朗的夜空之上,忽然传来一阵雷响,闪电划过夜空,就仿佛在这本是完整的天空上,忽然之间有了无数道的裂痕。

许麟被这一声突然而来的雷响震了一下,神色不再是疯狂,而是沉静了下来。

夜空如墨,高挂于天的冷月,还有满天的星斗,不知在何时早已被一层层乌云所遮掩,只是这夜色本就是漆黑如墨,很难觉察这乌云的影迹而已。

转身回望满地的苍凉,看着那一具具不完整的尸身,许麟的心底在这时算是彻底的平静了下来,事情已了,不管自己做了什么,这里的事情已经是结束了。

这个想法化成声音,在许麟的脑海里来回飘荡着。不知道为什么,许麟的心里没来由的一阵空虚。转眼看见了那个庞大的躯体,这个鬼体妖身,对许麟没有丝毫的意义,可那龟壳似乎有用。

走进鬼体妖身,许麟伸手触摸在那棱角分明的龟壳之上,不愿看那血龟的头颅一眼,这能让许麟想起某个沉入水下的人,自己刚刚背弃过的人。

用冷玉剑插入到血龟的身体之中,没有一丝的鲜血流出,许麟不以为意,因为那鲜血早就被徐氏抽干了。然后慢慢的将血龟的龟壳剥离下来,这倒是一件炼制防御法宝很好的材料,许麟暗中diǎn头,但这龟壳有diǎn大。

口中喃喃的念了一段艰涩的口诀之后,许麟对着地上的巨大龟壳一指道:“变!”

原本庞大的龟壳,在许麟的一声怒喝中,忽然缩小再缩小,直到变成手掌大小的时候,才是停住,许麟满意的diǎn了diǎn头,将这龟壳拾到手中,不禁赞叹道:“这缩小术倒是有着几分用处。”

这话刚説完,许麟的眉头忽然皱起,立即转眼看向林中的某处,在剑心通明之术下,许麟忽然感觉到了几种异样的气息在快逼近这里,而在这种气息刚刚感应到的时候,一道宝光猛然的从林中射出,迎面便是向许麟砸了过来,许麟面色一变道:“还有人?”

勃起功能障碍治疗得多少钱
他达拉非希爱力一盒多少钱
喝酒后可以吃他达拉非片吗
希爱力和万艾可的不同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