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真人007真人

2019-10-09 02:14:39 来源: 1946伟德娱乐

仙武同修 1874 随风而舞

瞭望台上,萧晨手持神影弓,数里之外的每一艘战船,在他的眼中都清晰无比。--

神影弓的威力,萧晨自从持有以来,就从未发挥过十分之一。

此弓的潜力究竟有多大,连他自己都不知道。

刚才一箭,仅仅只是稍稍开弓,弓弦还未来开,就当场重创一名圣尊。

晋升星君中期,让萧晨魂力大涨,刚才一箭并未消耗他的多魂力。

也就五分之一不大,让他有些期待,将剩下的魂力全力注入其中。

不知道能否,发挥出多大的威力。

可否如当日面对天策书生那般,展现出它的第二形态,展开神翼。

楼船已经开动,在江河的控制下,朝着城外迅速飞去。

有了这艘楼船,就不怕后面这些战船的追捕了,完全可以和对方拼续航之力。

“该死,不能让他们跑了,追!”

来自姜家的紫雷战舰,一马当先,快速追击。

战鼓震天,雷光四‘射’,映照的四方,一片紫雾‘迷’茫。

战船上方,有一个阵法,不断的吸收着四方雷霆能量。聚集成一个璀璨的雷球,蓄积着令人惊恐的能量,威力惊人。

雷球,随时都有可能迸‘射’出去。

奈何因为萧晨所在的楼船

,乃是千金一笑楼所有,姜家有些顾忌。

若是轰坏了对方的楼船,事后不知如何善了,有些犹豫。

不到关头,还是尽量不要释放出去,毕竟现在不是没有追上的机会。

“就你了。”

姜家的人在犹豫,萧晨却没犹豫,挽弓拉弦,天穹间似有神影闪烁。

当萧晨松手的一刻,那颗雷球便瞬间爆炸。

速之快,完全超越人的思维,完全就是萧晨一松手,那庞大而恐怖的雷球,便被箭矢‘射’中。

神影弓蕴含在箭矢上的力量,引爆雷球,顷刻间,姜家的战舰便在空中。

化为一团璀璨的烟火,不断有火光四溢,漫天尽是烟火,弥漫在夜幕之中。

紫雷战舰只剩下残破的主体,在空中摇摇‘欲’坠,上面姜家武者,早已逃散出去。

悲喜只在一线间,来势汹汹的姜家人,得到了一个谁也没想过的结果。

“停,停,停!”

“停!他手中有魂器禁宝!”

其他追击的战船,被吓得惊魂不散,均被姜家战船,这不可思议的一幕给惊呆了。

前一刻,还在状态中,战鼓惊天的紫雷战舰,怎么就爆炸了。

到底怎么破的防,用的的什么,引爆的雷球都让人没看清。

实在令人感到惊惧,可怕的是,姜家人居然一diǎn反击都没有。

好几名圣尊在船上,居然都没发现对方是如何攻击,而出手阻止。

今夜,注定令人疯狂,龙腾城中的武者,将会在很多年内难以忘怀。

鬼影双煞,大闹龙腾城。

先是狂扔千金一笑楼的美‘女’,引得四方‘骚’‘乱’,到现在还未结束。

而后惊鸿一箭,引爆紫雷战舰,都令人想难以从震撼中清醒过来。

“萧兄不好了,侯府的人也来了。”

江河在控制是中,声音有些紧张的説道。

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城卫军想不出现都难,只不过现在这局面。城卫军想要控制,也有些难。

其实一开始城卫军的人,就在暗中观察。

对于龙腾郡内各大势力,围捕鬼影大盗,城主府乐观其变,不介意双方相斗。

稍稍削弱一些城中这些家族宗‘门’的势力,对于龙腾郡的主人来説,不仅无上大洋,反而乐见其成。

可以进一步加强,侯府的掌控力。

此消彼长,便是这么个意思。

但现在局面完全失控,却是不得不现身,来稳住‘混’‘乱’。

“弃船。”

萧晨四方看了一眼,发现城‘门’各个方向,都有城主府的战舰。

实在有些意外,城主府也会参与进来。

这种势力间的厮杀,不涉及城主府的利益,一般来讲聪明人都会选择,作壁上观。

当机立断,萧晨与江河,果断弃船。

选了一处,地面上‘混’‘乱’的地方,作为落脚diǎn。

下方武者都像是疯了一般,‘乱’斗成一团,都在追问鬼影双煞,仍的千金一笑楼乐者在什么地方。

江河稍稍感到一阵感慨,也是有些意外,自己只是单纯的不想杀那些乐者。

却没想到,‘弄’出这般‘混’‘乱’的局面来。

“快快快,大家快diǎn追,枯叶剑抢走了一个绝‘色’乐者,别让他跑了。”

“那边也有,怎么我就接不到呢?”

“大家快看,那是雪当家,雪当家也被扔下来了!”

“雪当家别害怕,我来保护你,谁也不能伤你分毫。”

“你们这帮禽兽,别去伤害雪当家啊!”

始作俑者,萧晨与江河落地,脸‘色’都有些羞愧,二人换上一件宽大的斗篷,匆匆离去。

脚步迅速,‘弄’出这么大的‘混’‘乱’,实在不知道。

被抓住后,会有什么样的下场,想想都不寒而栗。

此刻,只想趁‘乱’离开,安静的出城。

“哈哈,真有意思。可惜啊,xiǎo和尚我不能犯‘色’戒,不然当时也要扔一两个美‘女’姐姐。”

萧晨背后宽大的斗篷中,钻出个xiǎo脑袋,‘奶’声‘奶’气的笑嘻嘻説道。

江河笑嘻嘻的道:“你号称银刀xiǎo魔僧,怎么连‘色’戒都还没破?”

“别提这个称号,再提翻脸!”

xiǎo和尚婴儿般的面孔,顿时尴尬无比,xiǎo脸通红。

“哈哈哈,不提就不提。”

萧晨忍俊不禁,银刀xiǎo魔僧,注定会是xiǎo和尚一生的痛了。

封号毁一生……

此刻在‘混’‘乱’的人群中穿梭,萧晨与江河,略显轻松。

浑水一滩,想要找到刻意隐藏的两人,难如登天。

説起来,江河这随手举动,倒是从另外的角,给两人逃脱创造了条件。

半个时辰后,萧晨与江河,已经远离‘混’‘乱’。

行走在空‘荡’‘荡’的街头上,原本该热闹非凡的街道,因为萧晨与江河引起的热闹,早已人去楼空。

足以并排,十多辆马车的街道,显得格外冷清和空阔。

月光下,萧晨与江河的影,在空‘荡’‘荡’的街道,拉的很长很长。

寒风冷夜,皓月当空。

两人就这么走着走着,一句话都没説了,喧嚣过后,重回现实。

此次一别,下次见面,二人可能兵刃相见了。

也许,这就是两人一次联手了。

不得不説,二人的心,都有些沉重。命运无情,造化‘弄’人,谁能想到二人,皆有成为龙帝的目标。

各自承受着,不可轻易示人的重担。

风起,街边落叶,随风而舞。

萧晨脚步骤然停顿,望着随风飘‘荡’的落叶,若有所思。

有时候真的感觉,人的命运,就如飘‘荡’的落叶。

不知道哪里吹来一阵风,便身不由己,随风起舞。

江河也在此刻,停下了脚步。

落叶本该归尘,怎奈寒风无情,身不由己,只能随风起舞。

两人并未多愁善感之辈,自然不可能,因为随风而舞的落叶,便停下脚步。

在视线的尽头,一排排身穿统一式样铠甲的武者,密密麻麻堵在了了尽头。

这是一群身经战的战士,有着强大的纪律‘性’。

更有着恐怖的杀气,风,便是因此而起。

唰唰唰!

陡然盔甲震动,前方城卫军主动分开一道,一男一‘女’,从中走出。

待得近了,赫然发现,正是天策书生和郡主蓝洛。

*哈]--30245dsuaahhh-->

成都好的妇科是什么医院
广东那家医院治疗早泄
济南治牛皮癣专科医院哪好
上海中心妇科医院好不好
西安盆腔炎治疗费用多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