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真人007真人

2019-10-17 15:01:30 来源: 1946伟德娱乐

无神岁月 第四百二十五章:皇之疯狂

西荒大地,血魂天和魔影恶战依然不断,一直坠向了深渊深处,前往的众多西荒修者也只能远远看着两尊法身掉落深渊,却不敢上前细看,是这处深渊臭名昭著,恐怖异常,深渊紧邻一条荒山,而那荒山有一个十分不详的名字――坠日岭。

相传曾经有一轮骄阳坠落入了那荒山,从此下落不明,而那深渊是被称为“间”,意为间地狱,不管是什么,都是有去回,曾经不乏西荒大能前往,但都是一去不归,连只言片字都未曾留下。

还有传言称有人曾看到从深渊之下走上来神秘生物,手中提着一只硕大佛头,佛头生四面,不过已经被击杀,是从侧面说明了这深渊的恐怖之处。

这个传说甚至都传出了西荒,惊动了中荒强者,据称曾经的九宇大神秦少峰也因此传说而来到西荒跳下深渊,但是也从此没有了声息,而在中荒的传说却言秦少峰殒落于浩劫之日,两则传说相比自然存有出处,不知真假,毕竟这些事情都太过遥远。

不过在后人评论中,越来越多的人都相信秦少峰真的来过西荒,,在西荒对秦少峰的传说中,具体形象与中荒几乎一致,第二,四面佛祗,西荒或许不明其为谁,但是中荒却不可能不知道。

四面天佛,曾经与皇等九宇帝皇共征绝望之路,后以大手段将残余帝皇带出绝望之路,自己而深陷时空乱流,不知所踪。

如果西荒关于深渊的传说属实,秦少峰没有不来之理。

两道身影坠落入了深渊,依然不断传出惊天碰撞声,霞光不断闪烁,照亮了半片苍穹,将深渊周围的荒芜大地也映照的一清二楚,众多西荒修者顿时目瞪口呆,心中充满了震撼,这两道身影究竟是从何而来,实力竟如此恐怖,身陷深渊,竟然也爆发出如此惊天战力,大战不断!

月宫之中,血光突发,紧接着一道血色身影好似离弦之箭冲了出来,越过苍穹,直接消失在了深渊内部,很明显,又是一个猛人冲入了深渊,加入战局。

紧接着,之前进入月宫的诸多西荒至强纷纷现身,但是看着那血色身影进入深渊,顿时都有些迟疑,八神相互一眼,心有所感,同时消失的影踪,很明显,他们的真尊将要出现,面对这深渊,八神都很是谨慎,没敢让自己的投影进入,直接准备以真体前往。

要知道八神本体的修为早已经成就真皇之境,如今或许还要高,修行之路永止境,自从落败于天选之手,八神几乎从未露面,如今修为当真不可猜测。

罗门掌教看着那远处深渊,心中似乎有所疑虑,片刻之后,不再迟疑,伸手结成法印,头顶顿时出现一棵劲松,好似老龙盘绕,神力涌动,一个闪身,修为高深莫测的罗门掌教消失在了深渊。

场上顿时只剩下了月皇和元道岭主欧阳冲,欧阳冲看向了月皇,道:“月皇,难道你不想一同前往?”

月皇莞尔,道:“这几日我心神不宁,心有所感,恐怕吾师已经出现在了西荒,故我要去寻找吾师,听吾师的意思。”

“你还有个师父?”欧阳冲惊讶,他真的不敢想象,月皇的师父,修为该有多么恐怖,不过听月皇这么一说,欧阳冲也不再等候,道:“那我也不再多言,如此场面,自古难遇,今日不去,必定遗憾终生,我去也!”说着欧阳冲化身为龙,怒吼一声,宛若苍穹闪电,刹那消失。

看着欧阳冲消失,月皇隐入月宫之中,血月消失,大地重归平静,唯有那深渊之地雷光涌动,强大的力场在肆虐!

叶飘零和魔影搏杀不断,各大杀技变化穷,攻伐大术已经疯狂,整片深渊都不再平静。

那魔影也没有了之前的从容,手中魔刀不断挥斩出大片光泽,后以天纹助法,势必要将叶飘零灭杀此地。

看着对方竟然施展出了天纹,结为天印攻杀自己,叶飘零也是心头一跳,继而释然,冷声说道:“哼,我还当是谁,不曾想却是你,阎罗天!”

同为太古诸天之一,如今却生死相向,其中隐秘,人得知。

阎罗天并不言语,天印不断,显化生死至理,岁月替,花开花落,阎罗天施展的生死力量,令人心悸。

而叶飘零本身便为血魂天,同为太古天,自然不会畏惧,九鼎古朴大气,其中显化尽山河,星宇闪烁,似乎整个九宇都被叶飘零搬了过来,强大的压迫感,令阎罗天都感到阵阵不舒心。

对于阎罗天为何沦落至此,叶飘零心中自然明白,能以绝望为伪装出面,自然已经成为了绝望爪牙,不得不说,天,也并非百战不败,也并非屹立不倒,这一点,叶飘零比谁都清楚,曾经的自己以尸证道,以尸归天,尝尽人间百态,曾经的诸神,远古的至强,终不也是命归黄土,传说中的那种不朽,根本不会存在,天,也法例外。

大荒已去,极已逝,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秩序,天也并非所向披靡,如今的阎罗天,早已经不是曾经的阎罗天,虽然有着阎罗天的力量,但却没有了阎罗天的意念,这是绝望的傀儡,绝望将自己的意念植入阎罗天体内,让自己化为了天,而真正的阎罗天,此刻恐怕早已经消失在了历史之间。

阎罗天,本为掌管地狱起点的至高存在,但是终却落得如此下场,令叶飘零心中悲凉,同时多的则是愤怒,绝望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

,可谓是不择手段,但是己方偏偏法触摸到绝望,这让叶飘零如何不气?

纵然自己在分化九宇之际便已经得知绝望这个威胁那又如何?时至如今,自己依然法将绝望清除。

心中怒火燃烧,手中的攻势自然越发猛烈,即便是阎罗天手持魔刀也不由连连败退,被叶飘零完压制。

“轰!”

叶飘零拳破八方天纹,完以蛮力攻击,身上下宛若金精铸造,狂暴比,凶猛如兽,生猛的将阎罗天的天纹打的一片紊乱,溃不成军。

“果然是以尸归天,恐怖的战力,至今未泯啊。”阎罗天被叶飘零生生撕下一条胳膊,魔刀也重归叶飘零之手,阎罗天双眼幽光闪烁,喃喃自语。

而中荒世界,天选皇脚踏玄步,比起叶亦寒有感而创的踏荒八步也毫逊色,转瞬消失在了天痕之中,顿时天崩地裂,那天痕顿时破碎,化为黑洞,将周围那些残破星光也尽数吸纳。

距此不远的小布丁等人也是受到严重波及,豪皇反应迅速,天宫镇压八方气运,禁锢了周围空间,令黑洞法作用。

而在鸣神佐龙的示意下,零号也没有冲几人动手,反而相助于豪皇,地狱展开,与天宫相互相应,瞬间和黑洞拉开了距离,消除威胁。

意识到了鸣神佐龙心战斗,小布丁和豪皇并没有大意,逐渐试探,从之前皇对鸣神佐龙的态度可以看出,鸣神佐龙的身份不一般,而鸣神佐龙,也向几人说出了肥源星军方执行的秘密实验,包括曾经对暗灵舞的实验。

言归正传,皇头顶古城,与黑洞混乱时空与对手展开猛烈搏杀,不得不说皇的铁血果断,即便在诸多未知的混乱时空中,皇也依然情,没有丝毫顾忌。

然而那对手却明显有些心惊,自行脱身混乱时空,同时光幕挥洒,想要将皇困封在混乱时空中,然而皇的战力再次得到了完美的诠释,蓄力一拳,龙影缠绕拳身,区区一拳,天崩地裂,宛若骄阳坠落,神魔皆恸,一拳破时空,令那神秘对手感到恐惧。

广阔星际,强光肆虐,八方星系部遭到波及,皇一拳撕裂了时空,一足踏出,星际晃动,龙战于野,所畏惧!

“时空都困不住你,死去了万载,你还是这么惊人。”神秘人看着战意惊天的皇,不由说着。

皇黑发狂舞,双眼似星光,透人心神,面色坚毅,喜悲,看着神秘人,突然冷笑:“至元老祖,呵呵,万载而过,没想到你还活着。”

“你都没死,我做为你天选皇的对手,怎能先亡?”至元老祖语气森寒。

皇脸上出现一丝不屑,道:“做我对手,亏你敢说此话,昔年我九手败你,今日你认为会如何?”

“天选九手,威力绝伦,世间人不知,但是你已消亡万载,这万载时光,我始终在思索破解之法,绝望古王也曾对我有所指点,甚至有万初生物强者曾对我指路,你的天选九手,早已有了破解之法。”至元老祖冷哼,看得出来,昔年和天选决战,败于天选九手之下,令至元老祖很是不甘。

想当年的天选九手,仅仅五手拍落,便毁去了一方大世界,如今想来,都让至元老祖有种不真切的感觉,因为那种威力,至元老祖都法想明白,今朝他所说此话,也并非虚言,但是能不能真的破解天选九手,其实至元老祖都不敢肯定,毕竟人的名树的影,天选皇三个字,充满了传奇。

皇看了看四周,突然露出了很阳光的笑容,不过在至元老祖眼中,这笑容疑变得很是恐怖,因为在昔年,皇也曾露出过这种笑容,但是见过皇这种笑容的人,没有一个可以活下来,不管你是古之帝皇,还是天纵骄子,见过此笑容,必亡!

“这方世界法承受九手,既然你如此有信心,那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我自认为我的九手法毁灭那里,你可敢一去?”皇说的很是轻描淡写。

至元老祖不由心头一跳,道:“何处?”

皇顿了顿,道:“初命古址。”

“什么!”果然,皇说出这个地名,至元老祖顿时脸色大变,伸手指皇,道:“皇,你休要恐吓,那地方有多恐怖,想必我不多说你也算明白,今日纵然你想灭杀我,也不至于将我引入那等鬼地!”

“呵呵,怕了么?不过我已经决定了,就跟我走一趟吧。”皇突然脸色一变,伸手成刀横裂星空,直接撕下一片星际,紧接着星际爆裂,能量狂波席卷半个第五宇宙,未来和过去都发生了混乱,不少古人被从星际爆裂处抛出,不过也已经是四分五裂,但是仍有古之大能逃过一劫,来到了九宇,一时间脸色惊恐,不知道自己来到了何地。

远方的小布丁等人也是脸色难看,不得不说,皇的手段的确太过逆天疯狂,完不考虑后果如何,为了将至元老祖带入初命古址直接伸手一刀打乱了未来过去,如今可好,那片星空,完成为了未来与过去的交融点,皇的实力,应该要受到重估视了。

银魔和那神秘青年已经交手数次,很明显,那神秘青年并未出力,而银魔也是保留着修为,对方不明,并且也没有下杀手,银魔也不愿过早暴漏实力,常年血战而出的感觉告诉自己,眼前的这个青年,并不好对付。

如今看着前方时空力量发生混乱,古老的气息席卷了半个宇宙,银魔顿时知道发生了什么,不由心惊,而那神秘青年也幽幽说道:“叶亦寒还是如此啊,不管什么时候,都不会考虑后果,如此下去,什么拯救五荒,痴人说梦矣。”说着青年转头,看向了银魔,道:“九脉,你我还会再见面,我很期待和你力大战的那一刻,让我好好看看,你的力量,如何在过去可以压制九条地脉,记住我的名字,天焱,总有一日,我会找你。”说着青年一个转身,刹那消失,没有留下丝毫踪迹。

就在青年消失的那一刻,一个血发青年出现,正是消失已久的人魔龙飞阳,龙飞阳一出,龙飞月自然不会远,还有就是那个神秘的大荒战神,本为七子,但后来却神秘合一,成为一个不可估量的变数,有时候战力爆发,足以血洗八方,不知何地出,不知为何存。

天老已逝,就连龙飞阳兄妹,也不知道这个大荒战神实力如何,不过大荒战神出现后,虽然没有了七子的亲切,有时候还会暴露出惨烈杀机,但是对于龙飞阳兄妹却并没有出手,时不时还会跟随在两人身后,令龙飞阳心中都有些警惕。

惠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松原牛皮癣
贵州哪里有治癫痫病的
惠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松原牛皮癣医院
本文标签: